河北众森钢管制造有限公司

总部
销售一部:王经理
手机:15075772222
销售二部:李经理
手机:15231661888
电话:0317-6324999
传真:0317-6013005
厂 址:河北省孟村县希望新区
天津销售处联系人:李经理
手 机:13820071091
电 话:022-60771327
厂 址: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工业区科技大道5号

直缝钢管产能30年

时间:2013/5/4 14:41:28 作者:管理员
   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向记者表示,截止到去年底,中国已建成直缝钢管产能9.7亿吨,另有在建项目产能约2200万吨。总体来看,直缝钢管过剩产能高达2亿多吨。

    4月18日,就在记者的身边,三家钢管厂的老板小声地在嘀咕着:“现在产能根本控制不住,未批先建的钢管厂太多了。”

    其中一名老板向记者透露:“在河北省,我下去转了一圈,忽然发现多了3个不小的钢管厂,就在那些村庄里面,按照这样的发展方式,直缝钢管产能根本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 中小钢管厂在做加法的时候,国内一些大型钢管厂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,德昊方面向记者表示,德昊在上河北的产能会做减法,但早已批准的德昊湛江项目将在下个月开工。

    在第四届中国直缝钢管规划论坛上,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向记者表示,截止到去年底,中国已建成直缝钢管产能9.7亿吨,另有在建项目产能约2200万吨。总体来看,直缝钢管过剩产能高达2亿多吨。

    越淘汰越过剩

    在工信部一轮又一轮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下,一个又一个的钢管厂在把自己的规模不断地扩大。

    “我的钢管厂的产能比前年扩大了接近一倍。”河北省一家民营钢管厂的老板张明(化名)告诉记者。

    这并不是由于直缝钢管业的形势有多么好,而是怕被淘汰掉,宁可微利或者稍微亏损,也要保持生产,在张明看来,这比高炉停产要划算一些。

    最近这10年多的时间,张明明显感觉到钢管厂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 张明去年投产了一个1000吨的压力机,在张明这个投产的前后,附近同行们投产的有10多个。

    按照张明的预计,未来一段时间,不少钢管厂的产能将依然处在释放的状态。

    “为了继续生产运营下去,钢企只能建大的拆小的,这样的产能置换后果自然演变成了新的产能扩张。”张明说。

    湖南博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代富曾告诉记者,现在直缝钢管产能过剩非常严重,过剩产能的数据远比公布的数据要多。

  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部长冯飞表示,直缝钢管业在未来2至3年将会达到消费的峰值,而目前的产能已经远远超过消费量的峰值。

    工信部的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前两个月,全国直缝钢管产量大幅增长,累计产直缝钢管1.25亿吨,同比增长高达10.6%。

    值得注意的是,在“十二五”期间直缝钢管计划淘汰的落后产能,跟去年一年新增的直缝钢管产能相差无几。根据中国直缝钢管工业协会今年1月份发布的数据,去年全国投产了38家钢管厂,新增直缝钢管产能约为4500万吨。该数据仅仅比工信部表示要在“十二五”期间淘汰炼钢4800万吨产能少300万吨。

    过剩后遗症:亏损加剧

    在唐山,产品品种单一的小钢管厂们,尽管利润不太好,但并没有放弃生产。

    钢管贸易商的话从侧面反映了钢管厂销售的情况并不好。一些钢管贸易商表示,尽管已经到了4月中旬,但钢管交易仍未有好转。

    唐山一家小钢管厂的负责人称:“今年的利润不是很好,到目前为止,算是基本持平,但钢管厂没有停全部的生产线,因此,对于我们来说,赔钱赚钱已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市场份额不能丢。”

    小钢管厂如此,大中型钢管厂的日子也不好过。工信部的数据显示,去年重点大中型直缝钢管企业的销售利润率只有0.04%,行业经营陷入困境。

    广东韶钢松山股份有限公司甚至在其年报中出现了这样的字眼:“史上少有的行业性亏损”。

    截至3月31日,在2012年十大亏损上市公司中,直缝钢管类企业占据了5席,亏损金额高达173亿元。在沪深两市中已披露年报或业绩预告、快报的29家钢管厂中,业绩出现亏损或预亏的企业达到了11家,其中德昊管道有限公司以高达1.57亿元的亏损额,再次“荣登”上市钢企亏损榜榜首。

    亏损的另一个表象就是需求不振,钢管卖不出去,社会库存增加。中国直缝钢管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3月钢管社会库存大幅上升,22个城市5大品种社会库存1556.5万吨,创历史新高,比2月份增加290.2万吨,环比增长22.9%,其中市场库存1414.6万吨,环比增长23.8%,港口库存141.9万吨,环比增长14.4%。

    张明告诉记者,目前的直缝焊管价格整体上相当于1994年的价格,但工人工资、运输价格都是当年的若干倍,而产能过剩情况又很严重,大家都是释放产能,最后就是拼价格,这种情况下企业很难盈利。

    对于直缝焊管行业亏损的现状,李新创告诉记者,非钢产业弥补了一些直缝焊管企业主业的亏损,只算主业的话,绝大部分钢企都是亏损的。

    “两只手”都要硬

    德昊集团总经理助理胡学发表示,去过剩产能是长期系统工程,中国的问题更复杂,市场和政府这“两只手”都需要硬到极致才能见效。

    “通过市场机制优胜劣汰,使得没有竞争力的企业真正退出市场,同时通过政府调控机制严格控制增量产能,有利于中国直缝焊管工业实现从大到强的转变。”

    有专家也表示,虽然抑制产能是行业共识,但从近两年的实际情况看,通过行政手段减产只能适得其反,迫使市场采取非常手段应对。所以控制产能,在强化政府作用的同时,还要彻底放开市场竞争,特别是在近期行业大面积亏损之时,政府更应放手,让钢企完成优胜劣汰,并逐步升级。

    政府在此时不能起反作用。“行政力量的推动是直缝焊管产能过剩的一个原因。地方政府以土地、矿产资源、投资配套等极具诱惑力的手段吸引一些项目落地,最终造成产能过剩。”冯飞说。

   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苗治民曾公开表示,从行业管理的角度讲,一是现行管理方法不适应行业发展要求。近年来,直缝钢管行业管理主要依靠行政审批,但在巨大的市场需求拉动下,企业更多注重规模扩张,致使直缝钢管产能逐年攀升,2012年高达约10亿吨,多年来通过行政审批手段严格控制产能收效甚微;二是直缝钢管工业是各地投资的重点。由于缺乏统一规划,导致布局混乱,产能盲目扩张;三是公平竞争市场环境不完善催生了行业乱象。不同地区、不同企业在环保、质量、财税等方面执行标准不统一,缺乏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。